丁真被曝悲惨童年从小干农活没钱上学13岁在家照顾两百头牛

  • 内容
  • 评论
  • 相关

不得不说,近日因为一则短视频突然爆火的藏族小哥丁真,简直就是处在娱乐热门的风暴中心!

在被扒旧照并被质疑走红动机后,11月14日晚,丁真村里的姐姐在直播时讲述了他悲惨的童年经历,惹得不少网友大呼心疼。

同天晚上又有一个驴友发视频表示自己突然在网上看到丁线年曾经借住过丁真的家。

那时的丁线岁,身材十分瘦小,却已经开始帮家里做事,放牛砍柴做饭,拿起农具成为了家里干活儿的主力。

其实对比一下丁真的手和小他两岁的弟弟的手就知道,一个一看就是做过很多脏活累活,手很粗糙,一个则因为读书,手要白皙光滑很多。

丁真在走红第二天直播的时候也有被问为什么没有读书的问题,他小声回答“没机会”。

有网友透露,丁真之所以没能读书,是因为爸妈去拉萨朝圣,他要在家照顾200头牛。

14日,丁真的几张旧照突然在网上广泛流传,旧照中的他留着凌乱飘逸的中长发,完全没有了令他出圈爆红那个造型的俊朗和清爽。

有网友觉得丁真从拍视频出圈到直播再到被选秀平台邀请,都是资本主义一手操作的结果,没有所谓纯净无暇的男孩,这是赤裸裸的翻车。

事后丁真本人接受了当地媒体的采访,采访过程中记者问道,你知不知道自己这两天在网上火了,丁真表示不知道。

记者又问他,听说有很多机构找你你知道吗,他也表示不知道,问他想不想当明星,他回答“赛马王子”,然后羞涩地笑了。

对于出道成为明星这件事,他自己好像并没有肯定也没有否定,但网友们早早就吵作一团,有人不想看到他进入娱乐圈这个大染缸,丁真可以一直无忧无虑生活在老家,骑着马儿唱着歌。

也有人希望借这个机会,丁真可以离开大山改善自己的生活。不管是不是炒作,至少趁还有热度的时候给丁真一个选择的机会,让他能看看外面的世界。

其实了解了丁真的童年,他如果选择出道也会面临许多困难,很难不成为某些节目炒作的工具。

一是他汉语能力不太好,沟通本身有困难;二是和那些真正接受过培训的训练生PK,没有一点基础的他能力上不占优势;三则是进入娱乐圈后,他将接受更多来自四面八方的评论甚至恶意,如今尚未出道就已经掀起舆论的血雨腥风,上节目后只会更加残酷,到时候没背景没靠山的他,会不会只剩下无助呢?

有时候,只需要无意间的一张图片,一个小视频,一段舞蹈,点赞与流量就有了。

有时候,只需要无意间的一张图片,一个小视频,一段舞蹈,点赞与流量就有了。

11月13日,藏族小伙、康巴汉子丁真,又莫名其妙地火了,不仅登上热搜,还在某视频软件上屠榜,成了网红界的新晋顶流。

据说这个藏族最帅小伙是不经意被拍到的,本来摄影师要拍的是另一个人,但没遇上,就拍了他。

饭姐细品了下,这个皮肤黝黑的大男孩的确挺好看的,网友说:他有着流行男团中比较稀缺的淳朴、雄性、野性气质,眼神又清澈得像一泓清泉。

除了视频外,现在外界对他的信息知道很少,只知道他是00后,大概20岁左右,几乎没怎么读过书,一直在放牛,汉语听说读写能力也很弱。

后来视频爆红后,丁真被摄影师拉去马上做了直播,不得不说摄影师真的很会趁热打铁。

但这个大男孩直播时,哪怕刻意对着镜头笑、比心,倒也没有油腻感,少年气很足。

后又有媒体马上跟踪去到当地采访,丁真被问及梦想是什么,这个大男孩的回答是:“马术比赛中,自己的马跑第一名。”

姐姐粉们马上被秒到倒地,评道:天真与质朴不仅仅存在于皮相,还在内心!请别的马别不识好歹!

然而,从11月13日他的视频走红,到今天11月15日两三天时间,事件却一直在变化。

这个群体里,有不愿脚踏实地,希望靠成名走捷径,跻身上层社会改变命运的,比如某婉;

也有具备真才实学,发自内心喜欢创作,靠实力圈粉的up主,比如辣目洋子、李雪琴。

但是,除了这些有心成名的人,还有一堆从未怀揣明星梦,却莫名其妙被关注从而成为网红的素人:比如靠维权走红的粗眉毛小吴、偷电动车的窃·格瓦拉、抽中大奖的信小呆。

但是,资本从来不做赔本的买卖。锦鲤活动原本就是一场全民营销,所以热度褪去之后,信小呆不可能吃福利一辈子。

对于突如其来的财富与关注,原本生活平静的她步伐完全被打乱。哪怕她一开始表现出镇定,说自己会按照以往的生活轨迹,但最终,仍然抵御不了金钱的诱惑,选择辞了职环游世界,然后转型成网红博主。

锦鲤的环游之旅并非全程免费,有的地方包住宿却不包机票,有的地方包机票又不包吃食。总而言之,信小呆想要完成锦鲤之旅,还得自己掏一部分钱。

或许对于很多人来说,马云爸爸已经提供了那么多便利,她自己花点钱也是应该的。

但是要记住,信小呆原本只是普通人。一次旅行,耗费的可能是自己几个月的积蓄。

该怎么办?她选择用光积蓄,积蓄不够就刷信用卡。最终,信用卡刷爆后到了连游轮活动都付不起的地步。

转眼间,2年过去了。人们只记得曾经有个信小呆,却不知道她如今早已没有过着网友想象般的幸福生活。

所谓锦鲤,不过是贪欲驱使下的消费陷阱:越舍不得突如其来的糖衣炮弹,就越会损失掉更多自己的钱财、时间。

更可怜的是,就在今年9月,一则#信小呆一元转让中国锦鲤#的消息登上热搜。

殊不知,这只是信小呆为了摆脱这个锦鲤身份回归正常生活,被欺骗的另一场营销而已。

一个叫“超级主播KING”的创业公司,想要空手套白狼,明明公司规模只有几个人,却装作很厉害,大胆提出一系列奖励,想借此营销走红。

事情败露之后,抽奖活动被官方关闭,奖品提供方直接被封号,因为这个丑闻,本是受害者的信小呆口碑再次扑街。

唏嘘的还有,风头过后,无人心疼她的遭遇。大家记得的,只有中奖的那份幸运。

因为理发维权,他成了红极一时的网红,巅峰时期甚至可以登上《快乐大本营》。

他被网友看中了什么?有人评价说:“完全不统一的五官”、“性格好又可爱”、“搞笑而不自知”。

但是,尝到资本的甜头后,口口声声嚷着“不会进娱乐圈”的他,口碑也扑得彻彻底底。

碰瓷王一博和一众明星,上节目没素质,自我膨胀,还性骚扰女粉丝后甩锅为了博得流量的种种过往,都让他成了劣迹网红。

可怜的是,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经历过快速爆红,日入斗金的上升期,他已经无法再回归到当初那个质朴的小吴。

一夜爆红的幸运,让你以为自己从此走上了康庄大道,其实只是一个大坑上面掩盖了一层诱饵罢了。

今年网红界还有一桩奇事:那个偷电瓶车被抓,口口声声嚷着“这辈子都不可能打工”的网络红人周某,出狱之后被30余家自媒体争抢,甚至有的公司开出几百万、上千万的薪资。

但说到底,周某被网红经纪公司争抢的背后,透露的,是和康巴汉子丁真一样的“机会主义式虚无”。

也因此,当初官媒直接用了“病得不轻”来回应,为的就是拨乱走歪的网红风向:

“这不像是人生的自新、精神的振作,相反更像是消费自己的历史,赋予违法犯罪的事实以娱乐化的意义,更会把本是常识的人生导向变得晦暗不明。”

藏族小伙丁真的走红,对他的人生会有什么影响?喜欢叫嚣“颜值即正义”的我们,其实从来没有考虑得更多。

摄影师胡波与丁真不过是萍水相逢,但当那段视频爆红后,胡波很快就抓住一手消息,拉着丁真直播吸引流量。

摄影师油腻娴熟地与网友互动,直呼丁真“电子宠物”,还出卖丁真的个人信息换取打赏。

而镜头里连汉语都说不溜的丁真,只能懵懵地看着,时不时表现害羞,不知道如何应对,某一程度上确实就像流量的“宠物”。

对流量和热度的疯狂追逐,不止有摄像师胡波一个。国内的经纪公司与网红机构、影视公司也闻风而动。

这熟悉的操作,和窃·格瓦拉出狱被网红公司争抢,只为蹭一手热度的做法如出一辙。

《创造营4》是什么?男团选秀节目。所谓男团又是如何?借鉴韩国练习生模式,优中选优,挑出最具有商业化价值的爱豆,最终目的是为了流量变现。

此外,常规的男团不论是衣着穿搭,还是表情管理、才艺展示,全都是一个套路,远远望去像复制粘贴。

但视频拍摄者胡波回应道:丁真平日在家放牛,视频火了之后,已有选秀节目在邀约,最多的还是网红公司。

说到底,大家不希望这份美好被商业介入,也不希望天真少年变得油腻、变得模板化而已。

所以,一旦去到选秀,除了被节目当作祭天剧本制造话题外,几乎捞不到好处,说不定还会因此口碑崩坏。

“以违背常识的面貌,制造汹涌而短暂的流量变现。当然常识与理智的力量终究是长久且有韧性的,新鲜感一过,就只能快速收场,留下浅薄化与娱乐化的一地鸡毛。”

那样子,他很大概率会脱下民族衣服与装饰,穿上西服,头发烫得蓬松,尽全力去取悦粉丝,他还可能会炒cp,蹭热度,买通稿

他也可能会在视频软件里说着日益熟练的普通话,不断喊着:“宝宝们,给我刷点礼物。”

日复一日做着自己不擅长的事情,人生轨迹从此被改变,和“赛马王子”的人生规划越走越远。

今天他们可以因为一段视频喜欢你,明天就可能因为一张不那么帅气的旧照回踩。

在姐姐们还没来得及重新“粉”他时,再再次反转又来了:当地网友留言说,全世界的这个动作都是一样的意思,就是你们认为的那个意思。

如果丁真真的进入了娱乐圈,他的结局或许不会和其它凭运气爆红的人有什么不同。

把这个藏族小伙丁真,归还给他自己吧,不要用流量裹挟他,更不要强行扭转他的人生。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一夜爆红的藏族男孩丁真签约国企,流浪大师、大衣哥、犀利哥们却没有他那么幸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