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次曝光!秦光荣案详情:安排“风水大师

  • 内容
  • 评论
  • 相关

  云南原省委书记秦光荣落马后,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在对他开除党籍的通报中指出,秦光荣理想信念丧失,大搞封建迷信活动。他是如何搞封建迷信活动的 ?1月13日晚,云南省纪委监委推出的反腐警示专题片《清流毒——云南在行动》第三集披露,为求仕途通达,秦光荣安排风水大师在昆明市的名山——长虫山上,布下了“先天无极八卦阵”。

  专题片直指,秦光荣不信马列信鬼神,不问苍生问大师,是封建迷信活动的“带头人”。

  秦光荣在担任云南省省长期间,深受其信任的两名所谓大师是一对夫妻,陈志荣和张卫玲。

  20多年前,这对小学文化的夫妻迷恋上气功,后从某国企辞职以帮人保健按摩、调理身体为生。几年后,二人涉足风水行业,偶尔帮顾客看风水、调磁场。

  在此期间,夫妻俩一次经朋友介绍为秦光荣疏通经络,调理身体。自此,秦光荣一步步开始迷信此二人的“神力”。

  根据陈志荣回忆,秦光荣称自己病得很重,经过二人几天的调理后,感觉身体轻松不少。此后,二人便成为了秦光荣身边的红人。

  陈志荣还透露,为秦光荣调理身体之初并不知道其真实身份,“几天后别人称其省长,我们两口子惊呆了”。

  所谓大师为了蒙骗他人,大都宣称自己拥有异于常人的本领,这一对夫妻也不例外。张卫玲在云南省纪委监委的镜头前称,她拥有天眼,可以看到肉眼看不到的东西。同时,还有看不到的师傅在向她默默传授治病技法。

  以神鬼之事取得秦光荣的信任后,两位所谓大师还被要求调整秦光荣家里的风水、赴其湖南老家看祖坟。

  据陈志荣透露,秦光荣要二人赴自己老家看祖坟的原因让人啼笑皆非,“他说那段时间身体不太舒服,叫我们去他老家看一下祖坟。”

  为秦光荣“排忧解难”多次,双方免不了金钱上的往来。陈志荣承认,其女儿赴国外留学时,秦光荣给他2万美金,过了一段时间又送给其10万元。

  云南省工商业联合会副主席杨勇明是秦光荣的“圈中人”。为得到秦光荣赏识,杨勇明投其所好,充当他大搞封建迷信活动的马前卒。

  在昆明市任职期间,为接待秦光荣来昆明调研,杨勇明搜集了很多这座城市的历史文化资料,其中就包括长虫山和铁峰庵的传说。

  长虫山是昆明市西北部一座南北走向的名山,蜿蜒盘旋600余里,因形似一条长蛇而得名。

  民间传说,清朝年间青城山一位道士在长虫山布了“捆龙锁阵”,使长虫山上的九条龙飞走了七条,锁住了云南的龙脉,破坏了云南的风水,所以云南出不了“大领导”。

  在昆明,很多市民都听老人说过这个传说,但都是当成茶余饭后的谈资,没人在意,也没人当真,甚至持批评怀疑态度。

  得知长虫山的传说后,秦光荣就想到了陈志荣和张卫玲,带着这两个所谓的大师一起登长虫山。

  记者注意到,2013年,秦光荣曾在昆明召开“昆明城市规划建设调研座谈会”。据媒体报道,为开好那次座谈会,他进行了长达半年的调查研究。会前,秦光荣登上长虫山,并参观了铁峰庵文化遗迹。

  杨勇明回忆说,在登山的时候,两个“大师”表示,长虫山的风水被破坏了,如果恢复好了,云南就会出重要人物,过去是出王,现在起码可以出国级领导。

  秦光荣听了非常高兴,当时就决定要恢复长虫山上的铁峰庵,并向两位“大师”寻求破阵之法,以期飞龙回归,让自己的仕途更加顺畅通达。

  陈志荣说,当时山上有一些据传上百年历史的壕沟,被认为是外省人做的风水阵。他们夫妻俩在家里面准备了桃木钉,在杨勇明的陪同下上山破阵。

  “我们在八个方位布了八个‘先天无极八卦阵’,然后在星形的地方再布一个,等于我们布了九个阵,因为九是在个位数里面最大的。破掉以后,觉得力量还差一点,又搞了一个镇山石压在那里,压住对方的阵。”他回忆。

  专题片总结称,所谓大师明显是在谋财害命,但秦光荣不信马列信鬼神,不信组织信大师,在风水问题上绞尽脑汁,因腐败而迷信,又因迷信而愈加腐败。

  据他交代,昆明市委市政府大楼搬迁到呈贡之后,有人说办公室闹鬼。风水大师看过后,说大楼选址是在一块墓地上,盖楼的时候没有清理干净,导致阴气重,“他们就说在我办公室帮我封一封什么,来解一下。”

  “客观说,通过跟秦光荣工作上的接触和周边这些人的接触,应该说秦光荣对我有一定的了解和认识。”杨勇明说:“那一年我也被提拔为昆明市副市长,这里面肯定有必然的原因。”

  2001年左右,政治掮客舒保明在一次偶然的饭局上认识了秦光荣,并一步步成为秦光荣的“圈内人”。

  在舒保明的牵线下,曾任云南省纪委纪检监察室三室主任的刀勇(之后历任昆明市副市长、市公安局局长,西双版纳州委副书记、政法委书记)结识了秦光荣。随后,这位曾经的纪检监察系统“业务尖兵”就成为了干扰纪检监察工作的“棋子”。

  “后来才知道,秦光荣问我的问题涉及到了他的家人,这个时候我应该立马向组织上报告,毕竟案情涉及到领导干部的子女和家属。”刀勇说:“但我没向分管的领导汇报,心里就想着如何把这个案子压下来,因为秦光荣有了交代。”

  “作为一名纪检监察干部,没有严格遵守办案纪律,没有按照工作制度要求严守工作秘密,而是为了某个领导的要求,投其所好,为他提供了保密的一些内容,我觉得是非常错误的。”刀勇说。

  2020年9月10日,四川省成都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公开开庭审理了十二届全国人大内务司法委员会原副主任委员、中共云南省委原书记秦光荣受贿一案。

  据指控,2003年至2014年期间,被告人秦光荣利用担任云南省委常委、副省长、省委副书记、省长、省委书记等职务上的便利,为有关单位和个人在工程承揽、股权转让、职务提拔调整等方面牟取利益。2000年至2018年期间,秦光荣直接或通过其亲属非法收受他人财物共计折合人民币2389万余元。秦光荣当庭表示认罪、悔罪。庭审结束后,法庭宣布休庭,案件择期宣判。返回搜狐,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