货拉拉跳窗女孩:事发 17 天后涉事司机被刑拘

  • 内容
  • 评论
  • 相关

2月23日下午,记者来到事发地周边寻找事件目击者,一位附近开汽修店的老板告诉记者,当时正巧是他下班从店里离开,“经过时看到(那个女孩子)倒在血泊里,救护车已经过来了。”目击者回忆,当时“货拉拉的司机一直在旁边站着”,而那个摔下来的女孩子“已经不省人事了,(护士)抬她的时候都没半点反应,路边很暗,但还是能很明显地看到一大滩血。”

记者于白天时段在事发地逗留发现,车流量不小。事发地点的地面上已经被清洗过,地面上血迹虽然不在,但隐约留有被清理过的痕迹。

记者获悉,长沙市警方已就女孩离奇跳窗事件成立了专案组,之后的调查结果将及时向社会公布。23日晚一则消息显示,涉事司机周某春因涉嫌过失致人死亡罪,已被长沙市高新区公安机关依法刑事拘留。目前公安机关正在对案件进一步侦查中。

2021年的春节,本应是举家团圆,迎接牛年到来,可就在除夕前一天,车先生的姐姐,只有23岁的车莎莎不治离世。

在姐姐离开的第11天,2月21日下午2时后,车先生在其微博中讲述出了自2月6日晚8时起,作为家属所能知晓的事件发展脉络。

2月7日早上5时左右结束了第二次手术后,车莎莎被送入重症监护室,随后其父亲车强不堪打击,情绪激动下出现肢体发麻,也被送至急诊。

在此期间,车先生多次联系货拉拉,“对方都不予以回应”,直到2月8日晚,“货拉拉公关事务部的刘总”与之取得联系,对方称第二天会来医院探望,但车先生在2月9日并没有见到相关人士。

2月10日,女孩去世。车先生在微博中写到,“你终究没能挺过这一关,没能等到真相大白,也没能等到货拉拉的一句’对不起’。”

女孩搬家,2月6日晚9时17分上车,9时24分还在工作群与同事微信互动,但9时30分时,司机已经拨拉了120和110,跳窗后的女孩已经倒在血泊中昏迷不醒……究竟在搭乘上货拉拉面包车,到离奇跳窗的短暂6分钟内,女孩遭遇了什么?家属的心里有太多不解。

在事件还未发酵时,车先生家人在2月11日第一次见到了货拉拉公司的工作人员,当时货拉拉方面的第一反应是“没有责任”;再延至春节7天假期结束之时,车先生微博发声,之后过了4天,货拉拉官方终于发出回应。

2月21日,货拉拉官方微博发出《关于长沙用户跳车事件的说明》,并表示作为平台方,全力配合警方工作,并与用户家属进行协商处理,但“遗憾未能达成一致,后双方约定在春节假期后继续商谈。”

在回应中,货拉拉称,“绝不会有一丝逃避”,但对于案件的详细过程,货拉拉方面再无任何消息发出。

从车先生的微博中获悉,在出席2月11日警方召开的民事协商会中,彼时家属提出,想看看货拉拉车上或app中是否有录音和录像等资料,来进一步还原事件真相时,被货拉拉方面告知,“车内无任何录音录像设备,货拉拉App也没有录音录像功能”。

不单单是女孩所涉事件中的订单,在货拉拉平台上达成的货运订单,服务进程中间是否会有录音?记者也向货拉拉官方加以询问,截至发稿前,对方未予以回复。

不过“后来者”滴滴货运方面告诉记者,后台的“背审和录音都有”。无疑,女孩跳窗事件的真相溯源,其关键点便取决于货拉拉平台是否能出具相关材料,将案件所涉订单中发生的细节加以呈现。

中国交通运输协会共享出行分会秘书长荣建注意到,在货拉拉事件中,女孩作为货主随行,“通常拉货是没有货主随行的。”但在市场粗放管理下,货运行业中存在不少监控盲点。

他告诉记者,客运多会监测轨迹,直到顺风车安全事件发生后,滴滴等网约车出行平台加紧了对车内和司乘两端的安全防护,但从目前来看,滴滴除了对订单在行程期间的端内录音设置,也有车内的录音、录像设备,不过,荣建说,“目前也不是全部,只是部分车辆安装。”

即使是载人的网约车、顺风车,车内进行视频和音频监控都是可选项目,并非强制要求,据荣建介绍,目前货运项目中只有运载危化品的车辆才会强制安装安全设备,“目前行业侧对货运车辆没有相关规定和要求”。

交通部在网约车管理办法中规定了网约车平台需要承担承运人责任,但赵占领告诉记者,目前国内没有法律规定货运平台承担类似的承运人责任,这也是货运平台未能像网约车平台那样采取非常严格的安全管理措施的重要原因之一,“这一事件至少说明对货运平台的监管也应该加强。”

截至发稿前,对于女孩家属与货拉拉方面进行的第二次沟通结果,不得而知,但在赵占领看来,如果在此事件中货拉拉没有尽到基本的安全保障义务,则应该对于女孩的死亡承担一定的民事赔偿责任。

2月23日下午,媒体联系上了涉事货拉拉司机周某春的父亲。父亲表示,平常和没有儿子住一起,他人老实,脾气好,以前做过厨师。当天,媒体还联系上了周某春的前房东和租房时的邻居。前房东透露,周某春已经买了房,印象里是个老实人,开过饭店当过厨师。货拉拉司机家属回应女孩跳窗身亡称双方曾因偏航发生言语冲突。返回搜狐,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