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后10后比80后90后少1亿多人

  • 内容
  • 评论
  • 相关

  第一财经记者梳理历年统计公报发现,在过去十年里,我国出生人口合计达16306万人,比本世纪第一个十年的出生总人口约多48万人。

  过去十年,我国先后实施了单独二孩和全面二孩的计划生育政策。在全面二孩政策实施后的首年即2016年,我国出生人口达1786万人,创下了本世纪以来的新高。2017年,二孩效应延续,出生人口达到1723万人,是新世纪以来第三高的年份。

  但到了2018年,二孩效应明显减弱,当年出生人口仅为1523万人。2019年,全年出生人口1465万人,比2018年减少58万人,这全面二孩政策实施以来,出生人口连续第三年下降。从人口出生率看,2019年为10.48,创历史新低。

  从更长的时间段看,“00后”与“10后”共有32564万人,而“80后”与“90后”合计为42393万人。如此算来,本世纪前20年,比上世纪最后20年少出生了10375万人,减少幅度约四分之一。

  数据显示,1980年,我国出生人口1776万人,这也是上世纪80年代唯一出生人口低于2000万人的年份。随后出生人口平稳增长,到1987年时达到最高峰的2508万人,1988年出生人口也多达2445万人。1988年的统计公报称:“现正面临人口生育高峰期,育龄妇女人数逐年增多,完成计划生育的预定任务仍然是极其艰巨的。”

  1988年以后,尽管个别年份出生人口出现微升,但总体上呈下降态势。不过,一直到1997年,我国年出生人口都保持在2000万人以上。到1998年,出生人口降至1933.5万人,也是1981年以来首次降至2000万人以下,此后,我国的年出生人口再也未能重回2000万大关。

  面对出生率下降的趋势,不少地方出台了鼓励生育的措施。今年6月3日,河南省十三届人大常委会第十八次会议表决通过了《河南省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关于修改〈河南省人口与计划生育条例〉等八部地方性法规的决定》。其中,《河南省人口与计划生育条例》第十五条第一款修改为:“提倡一对夫妻(含再婚夫妻)生育两个子女。”

  6月28日,苏州市十六届人大常委会第二十七次会议通过《苏州市妇女权益保障条例》(下称《条例》)。《条例》第十八条创制性地规定了男职工可以申请育婴假,充分体现了抚育孩子是父母双方共同责任的理念。《条例》明确,女方产假期满,家庭照护一周岁以内婴儿确有困难的,经男方本人申请、用人单位批准,男方可以享受育婴假。育婴假时长、期间工资福利待遇由男方和其用人单位约定。

  今年4月初,山西省人民政府办公厅下发《关于促进3岁以下婴幼儿照护服务发展的实施意见》,鼓励用人单位对计划生育政策内生育的婴幼儿家庭父母每人每月发放200元的婴幼儿保教费。

  厦门大学经济学系副教授丁长发认为,鼓励生育要落到实处,对准痛点,真正解决人们“生不起、养不起”等问题。当前,我国不少农村的人口出生率还不错,但是在大都市,受高房价、高生活成本等因素影响,生育率就低了很多。因此,解决住房、医疗、教育、养老等民生问题,对提高生育率十分关键。

  第一财经记者梳理历年统计公报发现,在过去十年里,我国出生人口合计达16306万人,比本世纪第一个十年的出生总人口约多48万人。

  过去十年,我国先后实施了单独二孩和全面二孩的计划生育政策。在全面二孩政策实施后的首年即2016年,我国出生人口达1786万人,创下了本世纪以来的新高。2017年,二孩效应延续,出生人口达到1723万人,是新世纪以来第三高的年份。

  但到了2018年,二孩效应明显减弱,当年出生人口仅为1523万人。2019年,全年出生人口1465万人,比2018年减少58万人,这全面二孩政策实施以来,出生人口连续第三年下降。从人口出生率看,2019年为10.48,创历史新低。

  从更长的时间段看,“00后”与“10后”共有32564万人,而“80后”与“90后”合计为42393万人。如此算来,本世纪前20年,比上世纪最后20年少出生了10375万人,减少幅度约四分之一。

  数据显示,1980年,我国出生人口1776万人,这也是上世纪80年代唯一出生人口低于2000万人的年份。随后出生人口平稳增长,到1987年时达到最高峰的2508万人,1988年出生人口也多达2445万人。1988年的统计公报称:“现正面临人口生育高峰期,育龄妇女人数逐年增多,完成计划生育的预定任务仍然是极其艰巨的。”

  1988年以后,尽管个别年份出生人口出现微升,但总体上呈下降态势。不过,一直到1997年,我国年出生人口都保持在2000万人以上。到1998年,出生人口降至1933.5万人,也是1981年以来首次降至2000万人以下,此后,我国的年出生人口再也未能重回2000万大关。

  面对出生率下降的趋势,不少地方出台了鼓励生育的措施。今年6月3日,河南省十三届人大常委会第十八次会议表决通过了《河南省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关于修改〈河南省人口与计划生育条例〉等八部地方性法规的决定》。其中,《河南省人口与计划生育条例》第十五条第一款修改为:“提倡一对夫妻(含再婚夫妻)生育两个子女。”

  6月28日,苏州市十六届人大常委会第二十七次会议通过《苏州市妇女权益保障条例》(下称《条例》)。《条例》第十八条创制性地规定了男职工可以申请育婴假,充分体现了抚育孩子是父母双方共同责任的理念。《条例》明确,女方产假期满,家庭照护一周岁以内婴儿确有困难的,经男方本人申请、用人单位批准,男方可以享受育婴假。育婴假时长、期间工资福利待遇由男方和其用人单位约定。

  今年4月初,山西省人民政府办公厅下发《关于促进3岁以下婴幼儿照护服务发展的实施意见》,鼓励用人单位对计划生育政策内生育的婴幼儿家庭父母每人每月发放200元的婴幼儿保教费。

  厦门大学经济学系副教授丁长发认为,鼓励生育要落到实处,对准痛点,真正解决人们“生不起、养不起”等问题。当前,我国不少农村的人口出生率还不错,但是在大都市,受高房价、高生活成本等因素影响,生育率就低了很多。因此,解决住房、医疗、教育、养老等民生问题,对提高生育率十分关键。